首頁  紅安概況    新聞中心  紅安視頻  經典紅安  招商引資  紅安黨建  文化旅游  專題網站
大別山紅色家風故事展播之二十七——詹才芳
發布時間:2019-07-28 17:17    作者:·    來源:紅色家風辦公室


一代戰將赤子心

——記詹才芳和他的一家

詹才芳,1907年出生于湖北黃安縣(今紅安縣)一個雇農家庭。在革命生涯中,先后參加了黃麻起義、鄂豫皖蘇區第一至第四次反“圍剿” 、創建川陜蘇區斗爭、川陜蘇區反“三路圍攻”、川陜蘇區反“六路圍攻”、強渡嘉陵江、遼沈戰役、平津戰役、湘贛戰役、衡寶戰役等戰役戰斗。1955年,被授銜中將軍銜。這位從大別山走出的將軍,從未忘記自己的出身,一生都保持著寬厚待人、嚴于律己的崇高品格。


“共產黨就最講認真”

詹才芳身居高位,但據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回憶,詹才芳做每件事情都是極端認真、負責。

每月秘書領到工資送到他手中時,他總要問:“交黨費了嗎?”當秘書告訴他已交過了之后,他才放下心來。他經常對秘書說:“你們要開黨小組生活會時,一定要提前告訴我。我好有個準備。”有一次,在場的警衛員小胡聽到他這樣說,便信口開河來了一句:“您是大首長,何必這么認真。” 詹才芳聽了很生氣,他對警衛員說:“我是首長,更是個共產黨員,這是我的職責。你是個團員,也應按照團章去做。這可馬虎不得的喲!”小胡趕緊改口,應道:“是。以后,我一定要按您說的去做。”

詹才芳下部隊的第一件事,就是認真地聽取那里干部的匯報。在聽匯報過程中,他認真做筆記。從不輕意打斷別人。有疑問或不滿意的地方,他在記錄本上打個“?”號或注上“待査”二字。然后立即調查研究,再制訂改進措施。有一次,詹才芳去一個兵工廠檢査工作,他拿著廠里自造的自動步槍對大家說:“我們當年鬧革命時,根本沒有這樣好的槍。就是僅有的一部分槍支彈藥,也是從敵人手中奪過來的。”他還說:“為了我國國防事業,你們要多做貢獻,要多出槍,出好槍。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現在,我們更要保衛老一輩和許多烈士浴血奮戰而奪取的政權啊!”他說著,自己動手先把槍拆了。然后,又把槍安裝好。手把手地教大家擦槍,并邊操作邊講解擦槍的常識和注意事項。人們無不驚嘆地說:“想不到老首長的操作動作仍是那樣熟續、完整、一絲不茍。”

    在海南島視察時,一到部隊農場,詹才芳就聽說那里農場的成士、工人、民兵很辛苦,天不亮就要去割橡膠,他決定要親自去看看他們的工作。當天晚上12時,他就起身提早來到橡園,邊向內行們了解橡膠、咖啡、可可、油棕、胡椒的產量、長勢等情況,邊等侯橡膠工人的到來。他觀察、了解了割膠的整個過程,仔細地詢問工人們的生產、學習與生活情況。跟隨詹才芳多年的陳德怡秘書說:“詹副司令的工作中的最大特點是對待每一件事都特別認真。

“是的嘛!工作認真是搞好工作的態度問題。共產黨就最講認真。”詹才芳常常這樣教導大家。


“記住,你是一個兵”

詹才芳對工作嚴謹認真,對待自己的子女要求也非常嚴格。

1962年,女兒詹楊就要畢業了,正為自己的出路感到迷茫。剛好這時詹才芳在虎門海軍學校視察,他特地打電話給妻子楊靜讓把孩子們帶到虎門去看看。趕到虎門,詹才芳就催大家去清朝炮臺遺址參觀。在炮臺上,他給大伙擔任了講解員,講到當年林則徐在此指揮清兵炮擊帝國主義兵艦,以及林則徐當眾焚燒銷毀鴉片的故事。他慷慨激昂地說著:“我們中國的近代史是一部受侵略、受壓迫的歷史,也是中華民族奮起抗爭,救國圖強的歷史,我們只有了解了這段歷史,才能激起我們的愛國主義熱情,尤其是你們年輕人。我這次把你們找來,不是來游山玩水的,而是要你們來受教育的。只有重溫我國的那段受盡欺凌、飽經憂患的歷史,才能懂得只有共產黨、毛主席才能救中國,只有在黨的領導下,我國人民經過幾十年的英勇奮斗,才推翻了三座大山,取得了今天的勝利。所以,歷史的經驗,使我們懂得:沒有一個人民的軍隊,便沒有人民的一切”。傍晚,詹才芳找女兒詹楊談心:“你決定去哪個學校了?是去學外貿,還是參軍?”詹楊說:“我原想,學習外語是我的專長,搞外貿是我的理想,而且還能出國。再說那又是個名牌大學,總比上部隊院校強。經過您對我們的愛國主義教育,使我受到了啟發,我決定了:繼承你們的事業,當兵去!”聽到女兒的話,詹才芳用堅實有力的巴掌拍了拍女兒的肩膀,默默地站著,沒有說一句話,此時無聲勝有聲啊!

有一次,女兒詹楊在學校生病了,住院近兩個月,仍不見好轉。于是提筆給父母寫了一封長長的信,寫得悲悲戚戚,還灑下不少眼淚。信發出去不久,就收到了父親的回信。父親在信里勉勵女兒要增強戰勝疾病的信心:“你是一個軍人了,不能那樣柔弱,要堅強起來。我和你媽媽都是軍人出身,軍人就是要能吃苦,不怕死。所以,你也要這樣要求自己才是。另外,你要注意,不要遇到點小事就去找王平伯伯、范阿姨的麻煩。你要學會自己克服因難。在戰爭年代,戰士們的口號是輕傷不下火線。要堅持下去,堅持就是勝利。記住:你是一個兵!”

有人說詹才芳對女兒太嚴格。甚至有點近乎苛刻,是個極其嚴厲的“指揮員”,女兒倒覺得這些都是很自然的,“本來嘛!父親的秉性就是如此”。


心底無私天地寬

   盡管詹才芳對自己和子女要求非常嚴格,但是對待榮譽和名利則是一笑置之。

1955年,詹才芳被授予中將軍銜。他毫無怨言,一旦聽到一些同志發牢騷,他一定是去安慰別人。有一次,他的一位老下級某軍分區的同志來看他,說:“老政委,這次評銜,您虧多了。像您這樣的干部,全軍有幾個?您紅軍時期就已是軍級干部了,至少也應評個上將呀!”詹才芳對此仰面一笑,說:“大家都想評得高一些,這很自然,但是,總有名額限制吧!許光達大將不是提出過降銜的要求嗎?還有徐立清同志,他是搞干部工作的,他主動不要高銜,這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呢!如果說我的銜低,張廣才同志就更低了。他在紅軍時也是軍級干部,可才評了個少將。他該怎么辦?難道就可以不干革命了?不要眼睛只看評得高的嘛!我是很滿足了。革命戰爭中死難烈士有370余萬人,在戰場上犧牲的有76萬余人。比起這些烈士來,咱們真是太幸運了。他們對評軍銜的事連想都沒想過,就犧性了。按你的說法,他們不更虧了嗎?為了革命,個人吃點虧,這沒有什么。現在,我們的條件太優越了。我們的生活要比解放前強不知多少倍,而我們與現在的老百姓相比也要強好多倍呢!所以,我們應該很滿足才是。”這位同志聽后很受教育,他本覺得自己該評為將軍,結果才評了個大校,原想找詹才芳聊聊天,滿以為他的話能使得詹才芳與他產生共鳴。結果,詹才芳非但未與他“同病相憐”,反而給他上了一堂政治課。他從內心佩服老首長的襟懷坦蕩,度量恢宏。他悄悄地把要說的話埋在了心底,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詹才芳的女兒詹楊在《戰將的足跡》一書中深情地回憶了父親光輝的一生,詹才芳以他崇高的品格和優良的作風,教育著自己的子女,受到子女的敬重。同時,他的傳奇一生也啟迪著后人。


 



版權為 紅安網 www.klwnvt.tw 鄂ICP備18020062號-1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主辦: 中共紅安縣委 紅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紅安縣融媒體中心
新聞熱線:0713-518257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湖北省紅安縣紅金龍大道廣播電視大樓 郵編:438400 
Copyright ? 2007-2018 redhong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網安備 42112202000030號
博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