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紅安概況    新聞中心  紅安視頻  經典紅安  招商引資  紅安黨建  文化旅游  專題網站
大別山紅色家風故事展播之二十九——周世忠
發布時間:2019-07-29 16:39    作者:。    來源:紅色家風辦公室


生前盡忠  死后盡孝

——周世忠的家風故事

周世忠(1918年-1992年),原名周詩忠,乳名海清,湖北省黃安縣(今紅安)人。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連政治指導員、營長、副團長、旅副參謀長、軍分區參謀長、團長、團政治委員、副師長、師政治委員、軍參謀長、軍事學院高級兵團戰術教授會主任、高等軍事學院合同戰術教授會主任、福州軍區參謀長、福州軍區副司令員、通信兵部主任、武漢軍區副司令員等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是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中國共產黨第十二屆中央委員、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原中顧委委員。新中國成立后,他多次回鄉看望母親,全心全意照顧老人,留下一段“生前盡忠,死后盡孝”的感人故事。

對黨忠貞不二

大革命時期就參加了革命的三叔周春山,對周世忠的人生道路產生了很大影響。1930年春,黃安縣二程區(六區)成立了蘇維埃政府,六區第八鄉蘇維埃政府就設在周家院子附近的王家田祠堂,周詩忠的三叔周春山當選為第八鄉蘇維埃政府主席。窮苦的農民在蘇維埃政府的領導下,打土豪、分田地。平日那些騎在窮人頭上作威作福的老爺們一個個變得老老實實的,而往日的莊戶泥腿子們個個揚眉吐氣、當家作主。周詩忠看到這些變化感到新奇和興奮,就成天跟在三叔周春山的后面,要求三叔給自己分派革命任務。不久,鄉蘇維埃成立兒童團。經三叔介紹,周詩忠參加了鄉童子團,并擔任童子團長,在1930年10月又把他送到隊伍中(他剛滿12歲)。三叔給他改名為“世忠”,期望他對黨對革命,一生一世要忠貞不二。從此,周世忠踏上了坎坷漫長的革命征途。

長征路上怒斃敵團長

1935年7月,鄂豫皖省委及紅二十五軍領導在灃峪口召開緊急會議,做出了配合主力紅軍行動,西征北上的決定。7月21日,紅二十五軍離開白水鎮東進,在涇川縣城以西的王村翻越王母宮塬徒涉汭河時遇到敵第三十五師一0四旅二0八團計1000余人。周世忠跟著營長郎獻民奔跑于各連陣地之間,憑借房屋、窯洞、土堆、溝坎與敵人展開激戰。戰斗中,軍政委吳煥先不幸身負重傷。這一噩耗更加激起周世忠與廣大指戰員對敵人的無比仇恨。他們將悲憤凝聚在大刀上,與敵人進行了殊死的拚殺。

突然,周世忠發現一名騎著白馬的軍官正在不遠的山坡上指揮戰斗,便迅速拔出駁殼槍向他射擊。由于距離遠,周世忠第一槍只擊倒敵軍官所騎白馬,敵軍官隨馬應聲倒地。頑固的敵酋雖然被馬壓住身子,卻仍然抽槍連連向我紅軍戰士開槍。周世忠又迅速果斷地向他連開兩槍,終于將其擊斃。敵指揮官一死,馬上亂了陣腳,很快被紅軍壓到一條爛泥溝里,將其全部殲滅。戰斗結束后,團長張紹東從敵軍官的口袋里找到一枚銅質圖章,才知道被周世忠打死的是敵二0八團團長馬開基。在這場重要的戰斗中,周世忠打死敵團長,為擊潰敵二0八團起到重要作用。為此,他受到軍首長徐海東的表揚。

回家孝順老母親

1930年后,周世忠參加革命,母親李少青只身前往漢口的洋人煙廠尋找丈夫周茂銀,后失消息。1953年6月,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學院高級兵團戰術教授會主任,高等軍事學院合同戰術教授會主任的周世忠,經劉伯承院長的批準,回鄉探親。20年過去了,當年的放牛娃如今已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位高級將領。20年中,他失去了父親和兄弟,再加上還有下落不明的母親。晚上,在昏暗的梓油燈下,鄉親們都涌到了周茂金家來看望這位離家多年的將軍,望著濟濟一堂的鄉親們,周世忠動情地說:“十分感謝各位父老鄉親對我的關心,我在外從軍多年,家里的事多虧你們照應,現在我父親和兄弟都已不在人世了,唯一可能活著的就是我母親,根據我大伯和少山兄弟的推測,我娘如果健在的話,很有可能就在武漢市內。這次,我回南京時,準備請《武漢晚報》登一則尋母啟事,同時也拜托你們在鄉下繼續打聽,我相信我娘一定還活在世上。”周家親戚尋母時,從同鄉人那里獲知,老人在武昌一帶幫傭為生,生活十分艱苦。幾經周折,于1954年夏天在武昌大岸咀附近找到了李少青,并將她接回周家院子。得知母親健在的消息,周世忠忙讓夫人張英趕回紅安,將母親接到南京。

母親來后,雖然工作很忙,但周世忠每天都親自過問老人的衣食起居,一有空閑,便同老人坐在一起拉家常,憶往事。盡管兒子、媳婦十分盡孝,可老人卻不適應荷槍實彈,緊張神秘的軍營氣氛,住了大半年,便吵著要回老家。周世忠見母親實在留不住,只好給二程區政府寄去500元錢,請他們在周家院子蓋兩間瓦房。安排妥當后, 才將母親送回老家,并且每月準時給老人寄去生活費。此后,無論周世忠走到哪里,即使自己不能回紅安,總忘不了吩咐妻子、兒女到紅安看望老人。

1975年9月,周世忠調到武漢軍區擔任副司令員的職務, 他再次將母親接到身邊,誰知老人在武漢住了一年多時間,便又嚷著要回家。不久,二程區委的闕裕安同志來漢口看望周司令員。在老人的一再要求下,周世忠只好同意母親回鄉居住。臨行前,周世忠將闕裕安拉到一邊,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感情,說道:“現在條件好了,我想伴著我娘度過她的晚年,既然娘決意要回家去,那也只能按娘的想法去做。只是老人年事已高,這次回去后,我想讓她一個人在周家院子住怕是不可能的了,這只有麻煩區的同志,看是不是請你們幫忙,給老人在區里租個地方住,然后請個人招呼她,按她自己的生活習慣過,錢不夠就跟我打招呼,這樣的話,老人有什么事離區里近,與我聯系也方便些。”“此外,老人如果有病,你們要敦促她上醫院,她不愛吃藥,而且忘性大,這些你們要給招呼她的人交待清楚……”此刻的周世忠,完全不像是一個統兵的將軍,而是一位多情、耐心、細致的孝子。

老人回鄉后,便住在區政府里,莫看老人的兒子是個司令員,可她的生活卻十分簡樸。平日總是粗茶淡飯,奢移的時候,恐怕也就是菜碗里多一點皮子、豆腐。兩個月后,將軍在公差途中,又順便到二程區政府看望母親,這也是將軍最后一次見到母親。在區政府里,將軍向招呼老人的姑娘艷伢,詳細詢問了母親的生活情況,陪在一旁的區委同志笑著對將軍說:“回來后,老人家的心情還是不錯的,就是日子過得比較簡樸,前天我還笑著跟她說,老人家,您兒子當司令員有錢咧!您使勁地吃、不要緊的。可老人家說,沒得錢咧,世忠屋的一大家子人,開銷幾大咧!再說有點錢也都是把得我了。”聽著區委同志的一席笑談,將軍卻沒有笑。此刻,他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齊涌上心頭。他轉過臉,對母親說:“娘,你都這把歲數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從這個月起我每個月寄40元來。”老人剛要推辭,將軍馬上對她說:“娘,您不要說了,我這個當司令員的,如果連自己的親娘都養不好,不光是我的良心過不去,就是在世人面前我也不好交待。”

1992年清明的一天,遵照周世忠將軍的遺愿,周昌順帶著父親的骨灰回家了。“叔,爸爸生前特別交待,讓我把他的骨灰帶兩把回來撒在奶奶的墳前……”周昌順哽咽著對周少山說道。從此,李少青老人的墳前多了兩棵柏樹,在每棵樹的下面,都撒了一把將軍的骨灰,周世忠和母親終于能夠永遠的在一起了。如今,柏樹蓬勃地生長著,它用勃勃的生機向人們講述著一位共和國將軍“生前盡忠,死后盡孝”的故事。

 



版權為 紅安網 www.klwnvt.tw 鄂ICP備18020062號-1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主辦: 中共紅安縣委 紅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紅安縣融媒體中心
新聞熱線:0713-518257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湖北省紅安縣紅金龍大道廣播電視大樓 郵編:438400 
Copyright ? 2007-2018 redhong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網安備 42112202000030號
博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