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紅安概況    新聞中心  紅安視頻  經典紅安  招商引資  紅安黨建  文化旅游  專題網站
大別山紅色家風故事展播之三十——張天偉
發布時間:2019-07-29 16:42    作者:。    來源:紅色家風辦公室


一位紅軍戰士的家國情懷

——記張天偉的百歲人生

張天偉,1911年農歷臘月出生于湖北黃安(今紅安)。1927年2月參加革命工作,同年11月參加黃麻起義,1929年秋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4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村蘇維埃主席、鄉蘇維埃主席,紅四方面軍少共國際團一營一連文書,十一師參謀處文書,紅四方面軍第四軍軍部作戰參謀,三八五旅旅部通訊參謀,抗大四大隊隊務處主任,八路軍第二兵站醫院教育股股長,總衛生部直屬療養院政治委員,延安經濟學校黨支部書記,中央高級干部休養所主任,冀南軍區司令部軍政處副處長,冀南區委黨校副教務主任,華北辦事處政治部副主任,二野女子大學政治部主任。1950年4月后,參與創辦西南民族學院并先后任黨組副書記、教育長兼教導處處長、教育長、黨委副書記、副院長。“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沖擊和迫害。1978年7月后,任西南民族學院黨委副書記、院長兼紀委書記、名譽院長。1992年2月離休。享受正部級待遇。

傳奇的紅軍戰士

1927年11月13日,16歲的張天偉帶領同村50多名赤衛隊員參加了著名的黃麻起義并光榮地加入共青團。黃麻起義勝利后,黨組織為保存革命力量,有計劃地安排起義部隊疏散。在國民黨反動派卷土重來,一片白色恐怖中,張天偉身為張李家村蘇維埃主席,不斷地為黨領導的游擊隊傳送情報,還為在獄中關押的老黨員張豪金送飯。后來,他任鄉蘇維埃主席,暗中發展共青團員、共產黨員、紅軍;僅他所在的張李家村就發展了18名共產黨員,先后有70多人參加了紅軍。

1931年的一天,國民黨將張天偉抓住要殺害時,他對看管的士兵說,“我死了也得穿上鞋子吧!”他利用回家穿鞋的機會,機智地逃出了敵人的刑場,當夜跑步60多公里,到河南省新縣參加了紅軍。

1934年,張天偉加入中國共產黨。后來,紅四方面軍轉戰川陜革命根據地,他隨軍歷盡艱難曲折,三過雪山草地。那段時間是最艱苦的歲月。張老說,沒有吃的,戰士們就挖野菜,野菜吃完了,最后只能吃草根、皮帶……可是,他對革命的信心絲毫沒有動搖,堅定不移地到達了延安。

1939年,張天偉同志與歷經長征的護士長、紅軍女戰士楊琴在延安窯洞結為革命情侶,從此他們并肩參加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一起為新中國的民族教育事業漚心歷血,成為全國首屆金婚紀念章獲得者。直到1992年楊琴去世,他們相濡以沫53年,共養育了10個兒女。楊琴原名楊在田,四川省通江縣新場壩鄉人,1932年12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曾在紅四方面軍總醫院擔任護士,1937年1月入黨,多次受傷立功,在延安大生產運動中獲勞動模范稱號,解放后隨二野轉戰大西南,與張天偉一起參與西南民族學院的創辦籌建,任政治系主任。曾獲四川省勞動模范稱號。

張天偉這一生,黨說什么就是什么,只要是黨的工作安排,他從來沒提出別的什么要求,并都圓滿完成。

新中國成立后,張天偉本來是準備隨部隊進軍西藏的,職務都安排好了。但是,政務院決定辦一所民族學院,有豐富辦學經驗的張天偉就成為最合適人選。張天偉二話沒說,就去辦學校。這是他辦的第七所學校。本來當初組織說好,辦完學校就讓他回原部隊。1951年6月1日,西南民族學院正式開學。組織上說:算了,你就在民院干下去,就當個教育家吧。就這樣,張天偉一直在民院干到離休。

西南民族學院成立時是省軍級單位,調來的都是副軍級干部。后來給干部定級,張天偉被定為十級,當時連他紅軍時期的部下都是八級。到了八十年代,張天偉給中央軍委寫信詢問落實政策情況:自己到底是地方干部還是轉業干部?中央軍委回函,認定他是1956年轉業,干部定級落實為七級。有人就說:張天偉你吃虧了,當初待在部隊,不去辦教育,1955年授軍銜,當個將軍多好啊。但張天偉坦然自若,從來沒有認為這對他有什么不公,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對組織安排從來沒有怨言。

張天偉同志一生中三次受到不公正待遇。

第一次是在鄂豫皖蘇區的“肅反擴大化”,因他讀過七年私塾,當時人們叫他“小秀才”,就把他團籍開除了,還差點兒和堂弟張天恕一起被殺頭,是徐向前出面保護了這一批人。長征路上,背著這個精神包袱,思想壓力非常大,但還是堅持跟著紅軍走,他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第二次是大躍進時期。他對“大躍進”運動有很多看法,認為很多做法不符合客觀規律。他是農民出身,他主持的西南民族學院農場用了那么多肥料,畝產才400斤,怎么可能會畝產萬斤?他直言不諱提出意見,結果受到批判,差點被劃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

第三次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近乎家破人亡。文革初期,張天偉的大字報、標語在成都鋪天蓋地:“打倒張國燾的黑爪牙、揪出張國燾的黑爪牙”。抄家、游街、批斗,肋骨被打斷,穿了好幾年鋼背心。妻子楊琴跟他一樣,牙被打掉,跪玻璃渣、炭灰渣,最后被打發去掃廁所。他們的大兒子也屢遭毒打落下了終生殘疾。

家國情懷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1938年,抗日統一戰線建立后,與家中斷絕音信八年的張天偉終于在延安收到了母親寫來的一封家信,和家里恢復了聯系。張天偉的母親把所有的家信藏到屋頂的瓦片下,上世紀70年代末期,張天偉家人翻修房屋時,從屋頂的瓦片下發現了這些珍貴的信件。張天偉老人將這些信件保存在一個盒子里,并在盒蓋上寫下了這些信件的不平常經歷。

第一封家書,關心老母更心存國家危亡

母親大人:

兒五月間接到家中兩封信了。四月二十四日寫的信已收到了,知大人身體安康,家事略知,但家中一切男是無不關心的。現在母親壽有七旬了,兒祝你身體健康!家中的困難在抗戰的時代是不可免的,母親切不必擔心,我想定有哥哥一手負擔。

我在外身體都是很強健的,衣食都是很安樂的,自三月進學(以)來,每天就在這大學校里勤讀工(功)課,抄寫與練習,我是非常用心的,完全是學習社會上與抗日的理論和一切的實踐……母親大人千萬不要擔我的心,我在外是忠心(的),為國家為民族而努力工作。我畢業時間也快到了,照規定的時間,是八月畢業,因為現在抗戰緊急,恐怕不一定好久就出學。如果出學到前線去,可能經過漢口,我再寫信回來。如果是請假回家,暫時是不可能,國家的環境也不容許,(我)將把日本帝國主義趕出中國再請假回家奉敬大人。

(寫于1938年1月16日慶陽城)

第二封家書,勸兄弟團結鄉鄰共同抗日

胞兄天旺:

現在正是收獲之時,我想你一人是非常的忙,收成怎樣呢?我總希望你身體強壯,不要一天到晚總是埋頭苦干……姐姐家庭苦寒,你可以盡量幫助他(她)設(想)些辦法維持生活。

不要同人家鬧意見,或發生糾紛,這是不好的,現在國家的人民都是團結一致的,特別是中國的存亡。武漢危機,我們地方處在危機,最近日寇想奪取武漢,這當然我國是不會放棄的,是與日寇決戰到底的,最后的勝利定屬于我們。

此地民眾對我很好,在抗戰中的熱情正高,各處都組織有抗日團體和武裝。現在前線抗戰的情緒很緊張,日本帝國主義已占去我華北五省重地,南京、上海也被占去……中國現在已經得到了國際上的部分幫助,將來戰勝日寇是有把握的,勝利是屬于我們的。

(寫于1938年7月慶陽城)

這是紅安縣檔案收藏的張天偉11封抗戰家書中的兩封,是他于1937年3月至1942年7月駐軍陜西涇陽縣云陽鎮、甘肅慶陽縣一二九師三八五旅司令部和在延安抗大學習時寫給母親、胞兄張天旺的。2016年10月張天偉子女捐贈給了家鄉紅安縣檔案館。

這些書信有用毛筆書寫的,也有用藍色墨水鋼筆書寫的。書信內容主要是向母親和家人匯報自己的學習、工作、生活情況,對國內的形勢看法,叮囑胞弟等要團結鄉鄰,共同抗日,字里行間流露出對中國必勝,日本帝國主義必敗的堅定信念。

嚴格家教樹新風

解放初期,張天偉已是副軍級干部,時任第二野戰軍女子革命大學政治部主任,在重慶駐扎后便將哥哥和胞兄接到重慶小住,一是為醫治國民黨迫害造成哥哥腦震蕩的疾病,二是為回報他離家十八年、應盡贍養老人的義務。臨別返鄉時,哥哥提出:“你唯一的嫡親侄兒快成家立業了,能否給安排份工作?”張天偉思索半天后說道:“我們是軍隊,不是在地方,這個忙怕是幫不上!”。哥哥只好回到紅安,帶著累累傷痕的身體參加生產隊集體勞動。親侄則在大隊當了一名不脫產辦事員,先后任民兵連長、大隊主任、副書記、書記,一步也沒離開過農村。

1979年8月,侄孫張龍源高中畢業,寫信給叔爹,請他在縣委領導面前求個情,給安排個工作,不久收到的卻是長達兩頁的批評信。他寫道:“不能因為你在農村我就要為你工作謀私利,不能因為我是黨員領導干部,破壞黨的紀律去為你個人辦事!當年我們革命,后來走上高級干部領導崗位靠了誰?你的幾個叔叔姑姑我還不都送回紅安老家當過知青?他們的事我管不了,你的事我也管不夠。”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西南民族大學在雙流區新建校區,幾個子女商量著成立一個基建隊伍去校園接工程,時任學校主要負責人的張天偉知道后,立即召開家庭會議,說明了利害關系,他氣憤地說:“誰要再搞這件事,我就打斷誰的腳!”兒女們知道家法厲害,他說到就會做到。當年在延安大女兒蘇益感冒高燒近40℃,張天偉當時正掌管著高檔藥品青霉素,用上一支很方便。那時一支青霉素如同一根金條,使用青霉素的條件限制很嚴,張天偉夫婦堅持采用物理療法降溫,沒有動用青霉素,自覺帶頭遵守組織紀律。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一批國有企業先后關、停、并、轉,大女兒蘇益、二女兒蘇紅、三女兒蘇蘭所在的企業倒閉了,沒工資發。姐妹仨都是四十多歲,不到退休年齡,學技術年齡又大了,幾個女兒找到父親張天偉,要求父母幫忙重新安排一份工作。按理說,張天偉夫婦都是老紅軍,又是高級干部,學生中有當將軍的,也有當省級干部的,請他們關照一下女兒們的工作問題,似乎理所當然。可夫妻倆沒有為女兒們出面,還做起她們的思想工作。他說:“現在一大批國企工人下崗了,我出面不合適,不要讓別人看著說閑話,我們要帶頭執行和支持國家的政策規定!”沒有辦法,幾個女兒在家門口擺上水餃攤,自食其力養家糊口。

2011年12月27日,是張老百歲壽誕,家鄉人準備去成都為他過百歲生日,商量準備送點禮金,張老知道后堅決不許,說你們帶點家鄉的油面、紅苕、花生就行。為了不驚動別人,他提前過生日,和兒女們在家炒了幾樣小菜,包些餃子,喝的苞谷酒,算是招待了鄉親。他對孫子們解釋:“你們只知道熱鬧,講排場,知道今天的幸福是怎樣得來的嗎?想想當年爬雪山、過草地時犧牲在異地他鄉的戰友,他們連座墓地都沒有,我們應該知足了!”

 



版權為 紅安網 www.klwnvt.tw 鄂ICP備18020062號-1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主辦: 中共紅安縣委 紅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紅安縣融媒體中心
新聞熱線:0713-518257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湖北省紅安縣紅金龍大道廣播電視大樓 郵編:438400 
Copyright ? 2007-2018 redhong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網安備 42112202000030號
博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