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紅安概況    新聞中心  紅安視頻  經典紅安  招商引資  紅安黨建  文化旅游  專題網站
黃麻英烈傳——詹學道和他的父親詹必元
發布時間:2018-09-02 09:07    作者:.    來源:紅安網整理


詹學道(1905-1928),湖北省紅安縣詹店鎮詹家堂村詹家田人,出生于一個中醫世家。曾祖父為晚清醫科太學生,到父親詹必元這代則農忙務農、農閑行醫。詹必元在行醫歲月中,經常受惡勢力的刁難和欺凌,為此多次到縣衙過堂,其結果總是敗訴。幼小的詹學道憤憤不平,痛恨當政的反動統治。詹必元把官司失敗的原因歸結為不會寫呈子,故寧可變賣田地,也要培養兒子詹學道讀書。懷著泄恨的愿望,詹學道刻苦攻讀了10多年私塾,呈子也寫得不錯,但官司依舊失敗。父子倆切磋后,認為歸根結底還是權勢問題。

1925年舊歷年關前,鄰村詹家崗在廣西任國民黨軍團長的詹必佑回家過年,詹必元特意帶著兒子詹學道去見他,要兒子拜他為“干爺”,希望他能把兒子帶出去闖一闖,也許能闖出個一官半職。若能如愿,多年積壓在父子心中的冤氣就可以一泄而出。但事與愿違,詹學道與這位“干爺”的政見不同,行軍布陣的謀略各異,倆人經常是大吵大鬧。詹必元聞訊后,便把兒子接了回來。詹學道在廣西一年多的行伍生涯,目睹了國民黨軍隊的腐敗與無能,決心尋求新的出路。

這時,恰逢北伐軍攻克了武昌城,農民運動的風暴席卷黃安各地。在董必武派回黃安領導革命運動的黨員學生江竹青等人引導下,詹學道積極投身革命的洪流中。他帶領附近三個詹姓村莊的男女青年詹達才、詹才福、詹必芬、劉國清、詹文敏等約20人,參加反帝反封建的農民運動。同年冬經江竹青介紹,詹學道加人了中國共產黨。在他的影響下,父親詹必元也成為中共地下黨員,以行醫為名,走村串戶,偵察敵情。年僅16歲的妹妹詹翠屏也參加了婦女會,宣傳剪發、放足、反對包辦婚姻等,后來成為一名出色的婦女干部,曾任中共陂安南縣委婦女部部長。詹學道的塾師詹曉齋父女倆也先后參加了革命。詹曉齋在以后的革命斗爭中英勇犧牲。

1927年春,詹學道接到戴學詩從武漢黃安同鄉會寄來的書信,要他赴漢報考黃埔軍校武漢分校。詹學道也樂意學習軍事,從事武裝斗爭,但趕到武漢時,招考期限已過。這時正是國民政府遷都武漢,武漢三鎮掀起了反帝反封建的浪潮,這種形勢使他深受鼓舞。回到家鄉,他組織農協會員,打擊土豪劣紳。4月,同江竹青、周純全等代表農民的意愿,兩次智擒橫行鄉里、無惡不作的八里區大土豪張英廷;多次突襲王家灣,鎮壓了黃安十八訟棍之一的張靜香。還同詹才芳、詹達才等夜襲鐘家灣,活捉了一慣魚肉鄉民的惡霸張風南。

大革命失敗以后,在白色恐怖下,詹學道同江竹青等轉移到離家十余里的馬鞍山一帶密林中,堅持斗爭。“青山巖石是我的床,松花野果是我的糧,哪怕豺狼多兇頑,頭斷血流不投降。”這就是他在堅持斗爭階段所作的一首詩。后來,革命形勢更加嚴峻,詹學道按照上級的指示,轉移到七里坪北部山區活動,晝伏夜行,襲擊敵人。敵人懸賞捉拿他,并揚言對他家要斬草除根,不留后患。在黨組織的關心下,詹學道家老小被安置在七里區戴家沖村。其父詹必元依舊早出晚歸,以行醫看病為名,收集敵人情報;其妹詹翠屏坐在家門口做鞋底,負責望風。直到革命形勢稍好后,全家才遷回老家。然而,這時的家,房子已被國民黨反動派燒了三次,地基上的雜草長了一人多高,一切家具器皿全無,僅剩下一張逃難前丟在水塘里的桌子。在極端的困難面前,母親方氏顯得異常堅強。她常說:“難中好救人,病中好試人,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鼓勵全家挺直腰桿,堅持斗爭。

9月間,中共八七會議精神傳達到黃安。在中共黃安縣委的領導下,詹學道參加了“九月暴動”。后來暴動遭受挫折,有的人有些灰心,詹學道卻說:“不怕失敗與打擊,只怕對黨和革命的前途沒有信心”,要大家團結起來,重整旗鼓,繼續戰斗。

11月13日,中共黃麻特委領導黃麻兩縣人民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黃麻起義,一舉奪取了黃安縣城,建立了黃安縣農民政府和中國工農革命軍鄂東軍。詹學道參加了起義,并在起義后擔任鄂東軍第一路軍第三班班長。12月5日,鄂東軍遭到國民黨軍第十二軍的突然襲擊。在黃安城突圍戰斗中,鄂東軍總指揮潘忠汝等200多名將士犧牲,詹學道和鄂東軍黨代表戴克敏等5人戰斗到最后,跳

下城墻,從壕溝里爬起來,鉆進錁子山的樹林,連夜趕到了七里坪,與副總指揮吳光浩會合。

12月下旬,詹學道參加了在紫云區召開的木城寨會議。會議決定,工農革命軍余部繞過敵占區向黃陂木蘭山轉移,在木蘭山地區開展游擊戰爭。詹學道是轉戰木蘭山的72位游擊英雄之一。

工農革命軍鄂東軍于1928年初改編為第七軍。詹學道任第七軍分隊副隊長兼黨小組組長,隊長是他的人黨介紹人江竹青。部隊在轉戰黃陂、黃岡、羅田期間,餐風露宿,南瓜充饑,雨天在破廟里以稻草遮身。艱苦的環境,鍛煉出詹學道堅強的意志和剛強的性格,以及不屈不撓的戰斗精神

4月,工農革命軍第七軍返回黃麻北部地區,舉行“二次暴動”。后根據清水塘會議決定,進人河南光山南部的柴山保地區,實行武裝割據。7月,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宣布將工農革命軍第七軍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十一軍第三十一師,分編為4個大隊,吳光浩任軍長兼師長,戴克敏任黨代表,詹學道任大隊長。

8月14日深夜,一向身體健壯的詹學道,突然身染重病,兩腿小腿處潰爛,又患“二七”傷寒,高燒不退。部隊缺醫少藥,無法醫治,只好派人用擔架把他送回家鄉治療,并安排他在治療期間兼任中共八里區委書記。他的家鄉詹家田是紅區和白區的邊沿,三面臨敵,環境極為惡劣,唯一的有利條件其父詹必元是地方有名的中醫。詹必元根據癥狀判斷,兒子是因為經常走山路,沒有綁腿保護,腿被野藤毒草劃破,沒有及時治療而潰爛,加之夏天長期睡濕地釀成傷寒。這兩種病都需要較長時間治療。由于敵人的耳目很多,形勢復雜,回家的當晚,詹學道被父親安排到屋后的小墳山隱藏,因為這里有茂密的樹木草叢掩護,比較安全。經過三天的精心治療,病情有了好轉。詹必元本想將兒子送往紅區黃陂詹家寨,但苦于無人護送。為了既安全又免遭日曬夜露之苦,他將兒子轉移到小墳山后面自家柴山附近一個偏僻廢舊的窯洞里藏身,在那里過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農歷七月初四),詹必元給兒子詹學道送早飯。在洞口被鄰村董家田的一個放牛的小孩發現。小孩回家后講了這件事,被民團坐探張風朗聽見。接近午時,民團兵分兩路包圍了窯洞,槍聲大作。詹必元扶著兒子沿河岸往下跑,很快進入秀才灣地界。當時,秀才灣的農民正在收割稻谷,父子倆急中生智,想裝作割谷的農民逃生。不料,他倆剛下田,那幾個農民見后面有人持槍追來,嚇得紛紛離散。父子倆見狀,只好上河岸往張胡家方向跑,但為時已晚,從秀才灣方向追來的敵人蜂擁而上。詹學道知道難以逃脫,急忙對父親詹必元說:“爸,你趕快走,現在是父不能顧子,子不能顧父,你趕快走呀!”

面對兇悍的敵人,詹學道舉槍還擊,但寡不敵眾,身中9彈,壯烈犧牲。敵人將其首級割下,送往麻城歧亭邀功請賞。是年,詹學道未滿23歲。

這次虎口脫險的詹必元,強忍著失去兒子的痛苦,繼續為黨工作。1929年初,他為妥善保護革命經費而延誤隱蔽時間,被敵人發現后被捕,先后關押于黃陂、武漢。他在監獄中利用給獄友看病的機會,繼續開展革命宣傳活動,多次遭到敵人嚴刑拷打,寧死不屈。同年秋在武昌洪山英勇就義。


 



版權為 紅安網 www.klwnvt.tw 鄂ICP備08007828號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主辦: 中共紅安縣委 紅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紅安縣融媒體中心
新聞熱線:0713-518257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湖北省紅安縣紅金龍大道廣播電視大樓 郵編:438400 
Copyright ? 2007-2018 redhong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網安備 42112202000030號
博彩网